第九十六章 自卑

吱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最快更新花娇最新章节!

    老板和老板娘都还记得郁棠。

    他们不仅热情地招待郁棠兄妹住店,老板娘还专程给郁棠挑了个僻静的客房,亲自打了热水给她梳洗。

    郁棠自然是谢了又谢。

    老板娘低下头让她看自己发间的绢花:“上次你来的时候送给我的。大家都说好看。戴出来一次被夸一次。”

    郁棠抿了嘴笑,就又请了老板娘陪她去逛卖头花材料的小巷。

    她准备这次多做几朵头花,等到她阿兄和相小姐回门的时候,能拿回相家显摆。

    郁远知道后松了一口气。

    他正要去武林门那儿打听消息,正愁不知道怎样安排郁棠。

    “那你小心点。”他叮嘱妹妹,“买完了东西就回来,我晚上不在客栈里用晚膳,已经跟老板交待过了。到时候老板娘会把晚膳端到你屋里的,若是你用了晚膳我还没有回来,记得把房间门窗关紧了,早点睡,有什么事我明天再跟你说。”

    郁棠还是第一次托大堂兄做这样的事,不免有些担心他露了马脚被顾家的人盯上,或是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拉了他的衣袖关心地道:“你万事都要小心点。打不打听得到消息好说,最要紧是要平平安安的。你也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我们不行,下次再想其他的法子就是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郁远听着哭笑不得,道,“让你少看些话本、少去听戏,你当耳边风。你少想些有的没的。你以为我去做什么啊?给你打听顾小姐乳娘的消息固然重要,最要紧的是我们家铺子里的生意。去武林门,也是去找姚三儿的,顺带着才是去帮你打听消息。”

    自从上次来杭州城和姚三儿联系上之后,郁远就和他走动起来。前些日子他还请人带了年节礼给姚三儿。他们家铺子开业,姚三儿也请人带了贺礼到临安。

    这样就好!

    郁棠嘻嘻地笑,道:“那阿兄早去早回。记得给我带镇北城家的卤猪头。”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吃什么卤猪头?!”郁远无情地道,“要给你带,也是带桂花糕、芡实粉、窝丝糖。”说完,怕郁棠还缠着他让他买这买那的,他一心软,又会像从前那样什么都答应了,他索性朝着郁棠挥了挥手,说了声“我走了,你自己小心”,就头也不回地出了客栈。

    郁棠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却也没办法,只好和老板娘去了隔壁卖头饰的小巷子,然后看到有卖栗子糕的,她买了二斤,托客栈的小伙计送去给佟二掌柜,并让那小伙计带话:“上次来杭州城多谢佟掌柜照顾,原本想从家里带点土仪过来的,结果都没有杭州城里卖的好吃。就干脆在隔壁巷子买了些糕点。东西平常,不成敬意。还请佟掌柜多多包涵。等哥哥回来了,再专程去拜访佟掌柜。”

    她被裴宴教训之后,回去后好好地跟着郁文学了学礼节。知道这个时候想去拜访人,人不能直接去,而是要提前送个名帖或是差人送个果点什么的,先和人打过招呼了,约定了时间再去,这才叫有礼有节。而且还吸取了给裴宴送礼的经验教训,拿出诚意来,实话实说。

    佟二掌柜接到糕点果然很高兴,因郁棠是以郁远的名义送的糕点,佟二掌柜让小伙计回话也是带给郁远的,说是明天晚上在铺子的后院设宴,请郁远过去喝一盅。

    郁棠做主代郁远应了,又让那伙计帮着买了几坛上好的金华酒,等郁远回来。

    郁远赶在宵禁前回来的。

    他喝了酒,脸通红通红的,两眼有些发直,说起话来也颠三倒四的。

    郁棠没办法,想着等得了舆图拍卖的钱,得给郁远买个贴身的小厮才行,他们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郁远从前跟着的小厮说是服侍郁远的,实际上多半的时候是在服侍她大伯父。而且郁远马上要成亲了,相小姐虽说是在农庄长大的,但不差钱,到时候身边恐怕也有好几个服侍的,她不能让她大堂兄太寒酸了。

    念头一起,就有点止不住。

    她塞几个铜钱请客栈的小伙计帮着照顾郁远梳洗,自己则去找老板娘,想请她帮着介绍个相熟的靠谱的牙婆准备给郁远买个贴身的小厮。

    老板娘颇为意外,笑道:“哎哟,你们家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像郁家这样的人家,身边服侍的通常都分得不是那么清楚。这次要专程给郁远买人,要不是家里发了财,肯定不会如此大方的。

    郁棠无意多说,笑道:“我阿兄快要成亲了,总不能身边连个跑腿的人都没有。”

    “那倒是。”老板娘笑着一口应下,去忙着给郁棠寻人暂且不说。郁远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头疼得想撞墙,端了早餐进来的郁棠可没个好脸色给他。

    “活该!”郁棠道,“谁让你喝那么多的。身边连个跟着的人都没有,要是摔到哪里了看你怎么办?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的!”

    郁远不好意思地笑,讨好她道:“阿棠,我昨天帮你打听清楚了。要是顾家那边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顾小姐的乳娘明天就应该会去铺子里看她儿子。说起来这件事也挺巧的,姚三儿的铺子就在顾家铺子的后面,姚三儿不仅和顾小姐乳娘的儿子认识,和他们家铺子的几个掌柜也都认识。据他说,他们家那个三掌柜就是个嘴碎的,特别喜欢说东说西,因为这,他们大掌柜对他很不满意。他心里也清楚,想趁着和顾家还有点香火情,就想找个小点的铺子当大掌柜。听说我是从临安城来的,想在杭州城开铺子,他对我特别地热情。我昨天喝多了,就是因为他在酒席上一直劝酒来着。”

    很少有掌柜会换东家的,若是换了东家,没有旧东家的推荐信,新东家也不敢用这个人的。

    郁棠听说这个三掌柜嘴碎就有点不太喜欢,道:“要是你来杭州城开铺子,你会用这个人吗?”

    “不会!”郁远也不喜欢嘴碎的人。

    郁棠想到裴宴教训她的话,道:“我们利用他是利用他,但不能因此让他觉得我们以后会请他做铺子的掌柜,这两件事要分清楚。”

    闹出恩怨来就不好了。

    郁远捂着又开始疼的头,嗡声道:“我知道。是姚三儿,怕我被他们看不起,就说我要来杭州城开铺子了。我当时就说了,我是很想来的,可我爹不让。这件事十之八、九是做不成的。我最多也就是过来看看,过过眼瘾。”

    郁棠点头。

    郁远说起盛家的漆器铺子来:“走进去一看就让人觉得他们家铺子里的东西特别好。可再仔细一看,卖得并不是太贵。当然,也有些东西卖得很贵,但我总感觉它们卖得贵也是有道理的。然后他们家的那些漆器的图样,真的很新颖。不说别的,同样是福禄寿的漆盒,他们那雕工,栩栩如生的,我们家真的比不上,更别说他们家还有‘衬色镙钿’这样的手艺……”

    他说着说着,神色变得沮丧起来。

    “我没好意思多看,正巧和姚三儿约的时间也快到了,就赶紧走了。我回来想想这样不行,今天还得去看看。”

    郁棠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

    郁远虽然是个少东家,也跟着郁博跑了一些地方,可他到底只是个还没有及冠的少年,初来乍到,又是名家名店名品汇集的江南第一城杭州城,肯定会有种珠玉在侧的不自在。

    前世,她刚嫁到李家的时候,面对漂亮大方的顾曦,她也曾生出过这样的自卑感。

    “我陪你一块儿去。”郁棠道,“正好我也是快要出阁的年纪了,若是那‘衬色镙钿’真如传说中那么好,等明年开春陪着姆妈和大伯母过来的时候,也可以买一、两件物什回去。”

    主要是她这样去盛家的铺子里逛,给了郁远充足的理由,郁远有了底气,举止行动间自然也就能大气起来,那些铺子里的掌柜和伙计们个个火眼金睛的,想得也多,发现他们穿着粗布衣服却敢随意观看他们家东西的时候,肯定会以为他们是哪个大户人家出来历练的子弟,自然也就不敢怠慢他们了。

    大堂兄也可以通过这件事学些待人处事的方法。

    郁棠暗中为自己的主意点头,莫名又想起了穿着朴素细布衣裳却拿着珍稀物件把玩的裴宴。

    很容易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摔个大跟头。

    郁棠骤然间感受到了裴宴的恶趣味。

    她不由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这才把佟二掌柜请客的事告诉了郁远:“我们今天出去逛逛,晚上得早点回来。你也可以趁机向佟二掌柜请教一下杭州城的生意经。”

    郁远有些紧张。

    他这还是第一次离开父亲和叔父的带领,独自应酬像佟二掌柜这样有身份地位的前辈。但他不是个退缩的性子。既然郁棠都已经帮他筹谋好了,他就会尽力去做好的。

    至于今天白天,他们决定上午去逛杭州城盛家的漆器铺子,下午去姚三儿那里见见顾家的三掌柜,说说李家的事,最好那个时候顾曦的乳娘正好经过。

    拿定了主意,兄妹俩用过早膳,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裳,就往武林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