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六十九章 偷袭

第六十九章 偷袭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噗通。

    邵玉书的膝盖就那样重重的和地面发生了一次碰撞,那下跪的速度和声音都让夏青听起来就替他觉得很疼,并且也被这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举动吓了一跳。

    在她身后的纪渊也是一样,因为太过于突然,所以下意识的刹住了脚步,站在那里有些疑惑的蹙眉看着跪地痛哭的邵玉书。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跑……”他一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一边看着夏青,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能找到我,所以一下子我就慌了!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不跑了!我老老实实的跟你们走,但是你们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别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婆!她还在月子里头呢,要是受了刺激,我那小儿子可就没有‘口粮’了!”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考虑这孩子的‘口粮’问题,夏青有些错愕,同时想到邵玉书妻子和孩子未来的生活影响,心里也还是会忍不住感到唏嘘。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原本蹲在地上的邵玉书却突然窜了起来,动作之快,力道之大,就和他方才突如其来的一跪不相上下。

    夏青确实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招,猝不及防被邵玉书给推了一个趔趄,重心不稳倒在地上,幸亏她在意识到自己要倒的时候控制了一下,才避免了磕伤后脑的这样一种结果,但也还是因为后背撞在地面上有些闷闷得疼。

    对她而言是出乎意料,对于邵玉书而言却是准备充分,他在夏青到底之后就迅速的朝她扑过去,两只手牵制住夏青的手腕,想要把她从地上提起来,看他的这个架势,很显然是想要挟持她,来威胁后面已经严阵以待的纪渊,以及纪渊身后陆续赶过来的其他人。

    夏青被他钳着两只手,并没有试图挣脱,而是在他俯身下来的一瞬间,左腿膝盖撞向邵玉书的髋部,在他的身体本能的向自己右侧偏移过去的时候,右腿发力狠狠蹬在邵玉书髋部的另一侧。

    这条小街因为比较偏僻,所以路面冰雪也没有清扫得非常干净,夏青这一脚蹬出去力道很大,不仅邵玉书被蹬了一个大趔趄,重心失衡朝后摔倒过去,她自己也借力向后滑出了一米远,彻底脱离了邵玉书的控制范围。

    夏青没有犹豫,她迅速起身,和已经冲上前来的纪渊一起把来不及挣扎起身的邵玉书给按在了地上,让他没有办法挣扎脱身。

    邵玉书估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脱身计划居然才刚刚实施就宣告失败,前后一共都没有一两分钟,被说是要挟任何人了,他自己现在被夏青一撞一蹬,现在感觉髋骨生疼,现在就算纪渊松开手,他恐怕都跑不掉,这样的结果让他看起来有一些沮丧,垂头丧气没有什么精神。

    “夏警官……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他扭头看了眼夏青,有些讷讷地说。

    夏青的头发略微有点凌乱,羽绒服后背也变得脏兮兮的,现在因为押着邵玉书,所以也没有顾得上去整理自己的仪容,听邵玉书这样对自己说,便对他笑了笑:“现在是不是觉得女孩子学点防身术也没有什么坏处?”

    邵玉书面色尴尬而又颓然的垂下眼皮,没有接夏青的话。

    随后赶过来的两名同事从夏青和纪渊手里把邵玉书接过去,押送上车,夏青因为方才的突发状况,还微微有些喘粗气,纪渊的脸色也还没有完全缓和过来,两个人沉默的往回走,快要走到路口的时候,夏青扭头看向纪渊,恰好发现他也同时扭过头来看向了自己,很显然和自己一样,是有话要说的。

    “你是要跟我说什么吗?”夏青问。

    纪渊点点头,却对她说:“女士优先,你先来吧。”

    夏青可没跟他客气,眉头一皱,带着几分责怪的瞪了纪渊一眼:“再着急,也不能从墙头上跳下来!你看看那墙有多高!”

    纪渊一愣,没想到夏青竟然是想要和自己说这个,不过被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顿,他的心情却似乎并不坏,等夏青说完后,便对她点点头:“我下次注意。”

    夏青对他的回应倒是不怎么在意,主要是留意着他走路的姿势,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现在该你了,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以后这种事,女人别冲前面,等你们到了再说?”

    “不是,我想说你方才应对的那一招用的很漂亮。”纪渊摇了摇头。

    猝不及防的得到了一句称赞,夏青有些错愕,随后便笑了起来,她冲纪渊一挑眉:“看样子你对我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嘛!”

    调侃过之后,她又正色对纪渊说:“你放心吧,我敢追得这么紧,主要也是因为邵玉书持械的概率比较小,不然的话我一定会等待支援,不会贸然行动的。”

    纪渊当然知道夏青为什么会特意强调了这样一番话,再对上夏青那澄澈的双眼,这让他心头一热,下意识的抬手伸向夏青的头顶,随即又意识到这动作有些不妥,举在半空的手又不好突兀的落下,只好有些别扭的拍了拍夏青的肩。

    邵玉书的逃跑计划以失败告终,这是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回到局里面之后,走完相关的手续和流程之后夏青和纪渊便和邵玉书在审讯室里重逢了。

    邵玉书此时已经好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整个人都瘫坐在椅子上,没精打采的,看到夏青和纪渊进来,他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似乎有些懊恼又有些尴尬。

    坐下之后,纪渊开口:“邵玉书——”

    他刚开口,邵玉书就抬起头来,开口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都已经这样了,我不耽误你们时间,让我自己说吧,说一说,我也就解脱了,咱们速战速决,你们辛苦,我也痛苦。”

    夏青不大信任的看着他,一个方才还在负隅顽抗的人,现在忽然表现出来这么高的配合度,实在是很难让人不起疑心。

    邵玉书看了看夏青,苦笑:“你不相信我吧?是,换成是我,我估计也不信。

    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家里头有老婆孩子,所以我一看跑不了,就急了,想要搏一搏,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刚才以为自己髋骨要骨折了呢。”

    夏青笑了笑:“我也相信你动手是临时起意的,如果当时身后是个男警察追你,你应该未必有这个底气去行凶,我说的没错吧?”

    邵玉书没有否认夏青的猜测,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犯罪了,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忍了这么多年,太辛苦了,我辛苦无所谓,可是我老婆怀了二胎,我有儿子了,我不能看着我自己的悲剧还可能在我儿子身上重演,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我没有办法。”

    听他说忍了很多年,夏青和纪渊自然会做出对应的联想。

    “那个合唱团的指导老师,到底和你有什么样的过结?”纪渊问。

    “你们连这件事都查到了?”邵玉书有一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是把我推入火坑的人,如果不是她,我这辈子可能不会过的那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