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农门王妃相当甜 > 第1483章 人人喊打

第1483章 人人喊打

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最快更新农门王妃相当甜最新章节!

    第1483章  人人喊打

    定国公曾经也是位高权重的,按理说,就算是关押,应该也是条件最好的牢房。

    只可惜,最近这段时间,京城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跟定国公有所牵扯的人已经将牢房都给填满了。

    定国公的待遇也是其中不错的。

    至少是单独的一间。

    只是,这一间无比的狭小。

    要说在牢房里被限制了自由的话,那么被关在这样狭小的牢房里,就会让被关着的人有一种自己不是人,而是一种待宰的畜生的感觉。

    只不过,定国公还是保持着平稳的心境。

    他刚刚说出来那句话,还是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

    狱卒看了定国公一眼,嗤笑一声,没说话。

    定国公自然不会对区区一个狱卒有什么看法。

    这样卑贱的人,还不值得他浪费精力去争辩什么。

    狱卒去给其他的犯人分吃的,那些犯人可是没有定国公这样的骄傲。

    不大一会儿,就吵了起来。

    这让慢条斯理吃着牢饭的定国公眉头皱了起来,嫌弃的瞥了一眼。

    不过就是被关在大牢里,这些人竟然失去了文人的风骨。

    真是可悲可叹。

    定国公遗憾的摇头。

    陛下的一意孤行,毁了多少忠心的臣子。

    大溍,真的要完了。

    “你们闹什么闹?”狱卒急了,声音陡然的拔高,“大溍要不是有你们这些蛀虫,早就好起来了。”

    “你们这些混蛋,根本就看不得大溍好。”

    “要我说,流放真是便宜你们了,应该把你们全都拉出去,一个一个把脑袋给砍下来!”

    “你们这些坑害大溍的祸头!”

    “放肆!”定国公的一声呵斥,直接将狱卒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狱卒一愣,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定国公正面色阴沉的盯着他。

    大牢之中,本来就烛光昏暗,那火苗轻轻的跳跃,让牢房中忽明忽暗的。

    此时,这样的光亮照在定国公的脸上,竟然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定国公仿佛是那地府的厉鬼似的,双目幽幽的盯着狱卒。

    狱卒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有点儿吓人啊!

    不过,狱卒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大步的走到了定国公的牢房跟前,质问道:“你刚才说谁呢?”

    定国公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盯着狱卒:“我等都是大溍的肱股之臣,岂能容你如此羞辱?”

    “啥玩意儿?”狱卒哪里有那么高的学识,根本就听不懂定国公说的那个词。

    旁边牢房中的臣子利叱一声,说道:“我们都是大溍的栋梁,是功臣,你如此羞辱,是……”

    “你们还是功臣啊?”狱卒这回算是听懂了,正是因为听懂了,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可真是见识了,就你们这样的还是功臣?”

    “功臣在朝廷没钱的时候,不说拿出来点儿钱,我们也就认了。”

    “这拿出来是情分,不拿是本分。”

    “但是,等到齐王殿下回来了,有了旺安商行,让大溍的日子好过了。你们还非要抓住齐王殿下不放,要搞垮旺安商行。”

    “就你们这样的还是功臣?我看你们就是其他国家派来的奸臣!”

    “放肆!”定国公利叱道,“你竟然如此羞辱于我!”

    “羞辱什么羞辱?”狱卒现在可是气不过,“你知道不知道,我家里兄弟就是当兵的。”

    “他在边境打仗的时候,因为饿肚子没力气,受了重伤。”

    “虽然说是救回来了,但是,一直身子都不好,根本就干不了重活。”

    “谁家的日子都不富裕,就算是兄弟们想要救济他,能救济到什么时候?”

    “幸亏旺安商行出了好的办法,尤其是给这些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将士,给他们优待,让他们可以跟旺安商行做生意,从旺安商行拿活儿。”

    “那些活儿,各式各样的,总有合适的。”

    “我兄弟这才靠着旺安商行的活儿,赚下了钱,现在的日子终于是过得去了。”

    定国公冷哼一声:“那不过就是旺安商行麻痹你们收买你们的小伎俩。”

    “这样的小伎俩,你们也对我们用啊!”狱卒一听就急了。

    “当初我兄弟快死的时候,你们怎么就没想过对我们用这样的小伎俩?”

    “旺安商行的人还派了大夫,一家一家的去查看那些离开军中的将士,能治疗的疾病都尽力的给治疗。”

    “需要长期服用药物的,在跟旺安商行拿活儿的时候,那工钱都比别人要高一些。”

    “怎么着?这样的齐王殿下,你们还觉得不好!”

    “你们要是觉得不好,你们倒是做啊。”

    “做出来一个让我们觉得更好的!”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定国公拍打着牢房门悲声痛呼,“李天佑如此心机深沉,陛下被其蒙蔽,大溍,必然会被他所害!”

    狱卒就跟看疯子似的看着定国公:“大溍被齐王殿下所害?”

    “我看现在大溍好得不得了。”

    狱卒冷笑道:“反正你们在朝堂的时候,我们还是吃不饱穿不暖。”

    “现在我们靠着旺安商行,还有陛下的仁政,我们能吃饱穿暖,还有余钱。”

    “这要是被迫害的话,我们宁可被迫害。”

    狱卒的话,就跟一柄尖刀似的,狠狠的扎进了定国公的胸口。

    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发青的指着狱卒:“你、你……真是愚昧无知。”

    “你说的啥,我也听不懂。不过,现在整个大溍都在骂你们,我倒是听得懂的。”狱卒不知道定国公说的是啥意思,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好话就是了。

    他明明觉得如今的日子过得很好,定国公还非要指责他,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定国公知道知道外面人的说法。

    “就是因为你们前段时间弄得那些流言,现在旺安商行在戎北那边做生意。大溍的百姓可是恨死你们了。”

    “你们就庆幸吧。你们现在在牢里,要是你们在外面的话,能被一帮人给活撕了。”

    狱卒说完了这句,看到定国公脸上震惊的模样,还有瞬间灰白的脸色,他心里可算是舒服了。

    这样的蛀虫,就应该人人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