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真是疯狂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真是疯狂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林彦喜、photolife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阴风乌云,渐渐散去。昏暗的天穹,缓缓晴朗起来。

    那遥远的天际,也多了片片的霞红。

    起伏的波涛之间,依然漂浮着一具具尸骸。浓重的血腥,在海面上久久的弥漫不散。

    一缕霞光,倾泻而下。

    瑰丽的霞红,霎时照射着浑浊的海面。那摇晃的海船,倍加醒目。尤其是船楼上的众人,一个个神采奕奕。

    却没人顾得天色转晴,而是一个个凝神看向远方。

    “此番大获全胜?”

    “真是难以置信,共计斩杀二、三十位鬼巫,两位大巫……”

    “不止于此呢,鬼赤遭到生擒,鬼丘与众多鬼巫败逃,三、四千的连尸鬼煞,尽遭覆灭……”

    “说来惭愧,你我并未帮上大忙……”

    “是啊,无先生,仅凭一己之力,大败了妖族,如今又让鬼族一败涂地。而他依然没有罢休,带着两具分身,数百兽魂,前去追赶,势必要将鬼族一扫而光……”

    “放眼天下,谁能有这个本事?鬼妖二族,横行多年,便是玉神殿也一筹莫展,却被无先生摧枯拉朽般双双击败,啧啧……”

    “没了鬼妖二族作乱,我地卢海与青山岛无忧也……”

    “却不知状况如何……”

    “先生定然无恙!”

    韦玄子、韦春花、午道子、康玄、卜成子,以及广山等十二个月族的汉子,站在船楼之上,谈论着某位先生的壮举,期待着某位先生的归来。

    晚霞染红天际时分,一道人影踏风而来。

    却来自东南方向,是个粗壮的中年汉子,络腮胡须,神态威严,身上散发着飞仙的威势。

    又是一位飞仙高人?

    午道子与康玄、卜成子微微诧异,韦玄子却失声道:“是他,老夫曾于后山的陵园见过……”

    而韦春花与广山,踏空而起。

    “韦尚兄弟……”

    “韦前辈……”

    来人竟是韦尚,风尘仆仆,意外道:“广山,韦春花,诸位尽在此处,无咎与灵儿呢?”

    “灵儿去了碧水山庄……”

    “无先生追杀鬼族……”

    韦春花与广山迎上前去,转而一同返回海船。

    “师伯,忘了说了,韦尚落难之时,曾隐居在我冠山岛的后山!”

    “哦,当年慢待,恕罪、恕罪!”

    “三位道友,此乃韦尚,冰灵儿的师兄,也是无先生的好兄弟!”

    “见过前辈!”

    “不必客套!”

    “前辈从何而来……”

    韦尚落在船楼上,与众人寒暄片刻,道出来历。他独自躲在海岛上修炼至今,根基渐趋稳固,只因惦记无咎与灵儿的安危,便依照约定返回卢洲。恰好途经地卢海,远远见到这边动静。他心存好奇,于是赶了过来。

    “无咎已修至飞仙,并大败妖族、鬼族?哈哈,三年不见,无兄弟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获悉地卢海之变,韦尚很是意外,欣喜道:“无咎竟然独自追赶鬼族,我不妨前去祝他一臂之力。却不知追向何方……”

    众人正在说话,落霞之中,一道人影由远而近

    “无先生……”

    “无兄弟……”

    来人头顶玉冠,大袖飘飘,嘴角含笑,神态洒脱,正是无咎。他远远见到韦尚,惊奇道:“咦,韦兄,出关了,灵儿呢……”

    “我途经此地,尚未赶往卢洲本土!”

    “无先生,收获如何……”

    “是否杀了鬼丘,将鬼族一网打尽……”

    风声骤降,无咎倏然而落,无暇理会众人,而是一把将韦尚拽到旁边,焦虑道:“韦兄,灵儿前往卢洲,已时过三月,我怕她……”

    “我即刻动身!”

    韦尚不敢迟疑,便要动身赶往卢洲本土。

    无咎却松了口气,摆手道:“有韦兄前去接应灵儿,我也放心了,且歇息一宿,明早动身不迟!”

    韦尚点头会意。

    “嘿嘿!”

    无咎这才转过身来,躲着步子,看向众人,无奈笑道:“鬼丘的遁法,极为惊人,追他不上,还被众多的鬼巫逃了!”

    “料也无妨,炼尸鬼煞,尽数覆灭,鬼族已遭重创!”

    “此战大胜,全赖无先生之功!”

    “是啊,青山岛危机已然远去,请无先生岛上叙话——”

    “请——”

    韦玄子与午道子三人,邀请无咎上岛歇息。

    “不必了!”

    无咎却摇了摇头,道:“鬼丘与数十鬼巫尚在,危机远未解除。我与韦兄在船上歇息一宿,明早他赶往卢洲,而我则是要寻找鬼丘的下落。此外,妖族的万圣子欠我一笔账,有的算呢!”

    “也罢,我让韦合、姜玄送些酒食来!”

    韦玄子欣然从命,道:“再派出弟子,清理海上的尸骸,顺便宣扬此战大捷,以鼓舞岛上的士气,呵呵!”

    他拱了拱手,与韦春花、午道子、康玄、卜成子告辞离去。

    广山与兄弟们,去甲板歇息。

    无咎与韦尚,则是在船楼上相对而坐,叙谈三年来的遭遇,并交换修为心得。

    须臾,夜色降临,弯月升起。

    朦胧的月色下,海面上燃起点点的火光。那是青山岛的弟子,在焚烧炼尸鬼煞的尸骸。

    韦合与姜玄,则是踏剑而来,在甲板上摆放照亮的明珠,以及成堆的酒坛子与焦香的肉食。霎时欢声笑语,很是热闹非凡。

    无咎笑了笑,举手示意。

    韦尚也不见外,径自离开船楼,走向欢闹的人群。他与月族的兄弟们,曾并肩征战三年,可谓交情深厚,如今再次见面,自当举酒痛饮一番。

    无咎没有心思饮酒,独自面向大海而坐。

    一轮弯月如钩,夜色朦胧晦暗。而波涛舒缓的海面上,依旧是火光点点,人影晃动,一片忙碌的景象。

    无咎打出禁制,封住前后左右,然后叹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眼。

    韦尚的现身,可谓恰如其时,有这位大师兄前往卢洲寻找灵儿,也让他放下一桩心事。而鬼、妖二族虽然落败,却隐患尚存,倘若不能趁势根除,来日必将为其所困!

    无咎轻拂大袖,魔剑在手。

    下一刻,他的本命元神,已出现在魔剑天地之中。

    而他刚一现身,便听吼叫声——

    “咬他……快快咬他,哈哈,七命鬼巫的阴魂,乃是大补之物……”

    朦胧之中,成群的兽魂犹在翻腾撕咬。

    远处的空地上,站着一个金色人影,正是龙鹊,竟又蹦又跳,幸灾乐祸般的大小道:“哈哈,鬼赤啊,你也有今日,谁让你得罪了那小子呢……”

    笑声猛停,又作诧异——

    “无咎……”

    无咎的元神之躯,飘然落地。

    “龙鹊,你的龙舞山庄,再次被万圣子占据,想不想让我帮你夺回来!”

    “想啊……”

    龙鹊的身影晃动,五官眉目一阵扭曲,旋即神色狐疑,哼道:“哼,夺回山庄又怎样,我困在此处也出不去!”

    “未必!”

    无咎打量着远处犹在翻腾撕咬的兽魂,轻声又道:“只要你老实听话,不再给我使奸耍滑,或许百年之后,便可获得自由身!”

    “还要百年,我……我的山庄,我的弟子,我的女人,早已没了……”

    “只要人活着,你还怕没有女人与宝物?”

    “说的也是啊,而若不答应,又将如何?”

    “何必明知故问呢,且看看鬼赤的下场……”

    “啊……”

    此时的龙鹊,或许痛定思痛,亦或许是鬼赤的遭遇,让他感到震惊,竟少了几分骄横,多了几分圆滑乖巧。不过,回头看向兽魂撕咬中的鬼赤,他不禁感同身受,猛地哆嗦一下,难以置信道:“那老鬼的修为,堪比天仙呢,你怎会将他虏获呢?”

    无咎留意到了龙鹊的变化,嘴角微微含笑。

    “我不仅生擒了鬼赤,杀散了大批的鬼巫,还灭了他的四千炼尸鬼煞!”

    “哦,你借助上古兽魂,不,应该是圣兽之魂,可谓鬼族的天敌呢,也难怪鬼赤落败!”

    龙鹊乃是飞仙高人,见识非凡,何况又被囚禁数年,已然见识到了圣兽之魂的强大,故而一言道破无咎获胜的玄机。

    无咎也不否认,抬手一招。

    远处的兽魂,顿时蜂拥而来,旋即左右分开,之后又纷纷扭头离去。

    却有一道人影,落在地上,赤身露体,匆匆催动法力,幻化衣衫遮体,犹自狼狈不堪而委顿在地。

    “咦,接连中我两箭,又被兽魂撕咬半日,依然修为不弱啊!”

    鬼赤的元神,与真人仿佛,白发白须,四肢干瘦,形容枯槁,脸色阴沉。只是他所散发的威势,变成了七命鬼巫的境界。

    而鬼族中人,每死一次,修为跌落一阶,他连中两箭,依然有着堪比飞仙,或是大巫的修为,可见他之前的修为强大。

    终于没了兽魂的撕咬,暂时远离了痛苦。

    鬼赤缓了口气,慢慢抬头看向无咎,眼光中透着恨意。当他看向龙鹊,则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认得龙鹊。

    玉神殿的祭司啊,赫赫有名,却也毁了肉身,落得与他相同的境遇?

    那个小贼,真是胆大妄为。他竟囚禁了一位祭司,玉神殿岂肯饶他?

    不过,他如今不仅无法无天,修为高强,而且神通诡异!

    “无咎,你所施展的神通,闻所未闻,缘何能够克制我鬼族的法门,且给我说个清楚,否则,哼……”

    鬼赤虽然落魄,威严犹存。尤其遭到虐待,更是让他屈辱不堪。而他刚要发怒,又闷哼作罢。

    他是个高人,也是明白人。此情此景,命不由己。炽怒发作,于事无补。

    “法门?”

    无咎倒是神态随和,含笑道:“哦,那是我自创的翻云覆雨手……有些轻佻啊,不如叫作翻转阴阳……稍欠霸气,叫作颠倒乾坤,嗯,就是它了!”他歪着脑袋忖思片刻,展颜一笑——

    “是肃杀万里,还是造化四方,是生死阴阳,还是毁灭重生,且看我只手颠倒乾坤!”

    “哼,你只管嚣张!”

    鬼赤依然坐在地上,满脸阴霾。

    “此地与世隔绝,难以施展神通,你想杀我鬼赤,并不容易。而我也知道,你不会放了我。实话说了吧,你所欲何为?”

    “嘿!”

    无咎咧着嘴角,赞道:“老鬼,痛快啊,既然如此,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且听好了,龙鹊祭司,已归顺了本先生,你也不妨弃暗投明,并帮着本先生找到鬼丘,将众多的鬼巫给我一并收服过来!”

    “哎,我何时……”

    “嗯?”

    “好吧,你怎么说都成,竟敢收服一群恶鬼,真是疯狂呢……”

    “你叫我鬼赤带着鬼族,归顺于你无咎?”

    “这是你与鬼族,唯一的出路!”

    “怎讲?”

    “老鬼,容我慢慢给你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