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惜到现在都还没有其他的男客人到来,不然咱们倒是可以怂恿一下对方,让他来试一试泽晗偶吧他弹脑嘣的威力。”在讨论了一会后,朴娜莱带着几分纠结的说道。

    “早就就让我来试一试好了。”李国珠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囯珠欧尼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

    “挨上一下,你今晚估计都没有心思再做其他的事情。”

    sunny立马开口阻止到。

    “我觉得sunny她真的没有在开玩笑,囯珠你要慎重的去考虑这事。”金申英也开口对着李国珠说道。

    “我很郁闷,为什么你们就好像认定了我真的会认真去执行惩罚一样。”李泽晗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们说道。

    当初他只所以会用全力去弹金钟国他们脑崩。

    那也是金钟国他们本人自己强烈要求。

    李泽晗是拗不过他们,才会按照他们的意愿去执行。

    “偶吧,如果真的由你来执行惩罚,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于你别给接受惩罚的人放水。”张度妍郑重其事的对着李泽晗说道。

    “度妍啊,这可真的是不太像你的风格。”金申英看着张度妍说道。

    从刚刚张度妍提出要让李泽晗来担当惩罚的执行人的时候,金申英就觉得张度妍这非常的反常。

    这会听到张度妍的话,她是压不住自己心里的疑惑想要让张度妍给她解一下惑。

    “我也觉得度妍非常的反常。”

    “总感觉她认定了自己一定会获胜一样。”

    金智敏摸着下巴说道。

    “就她那水平,想从我们手中拿到胜利可并没有多大的希望。”朴娜莱摇了摇食指说道。

    “你这都已经有多久没跟我玩过花牌。”

    “我现在的水平可跟几个月前的我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张度妍表情傲然的说道。

    “这事待会对决开始了,你再慢慢用实力来向我们证明。”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可千万别耍什么花招。”

    “不然我和囯珠会让你接受比让泽晗偶吧全力弹脑崩还恐怖的惩罚。”

    朴娜莱带着警告意味的对着张度妍说道。

    “娜莱这话也是我的意思。”李国珠这看着张度妍开口道。

    “说了这么久,你们决定好了要以什么来当做惩罚了没有?”金智敏开口打断了三人的对话。

    “奖励就由我来负责,你们谁赢了,可以到我家里去选一瓶酒。”李泽晗开口对着朴娜莱三人说道。

    “偶吧你说的是真的?”朴娜莱双眼发亮的对着李泽晗确认到。

    张度妍和李国珠也是盯着李泽晗看着。

    她们三人的藏酒虽然在她们看来非常的珍贵。

    但跟李泽晗家里的那些酒比起来,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毕竟给李泽晗送酒的那些亲友大多都非富即贵。

    能拿来当做礼物送给李泽晗的酒,自然不会差。

    因为李泽晗以往没少拿那些酒来转赠他们这些喜欢喝酒的亲友。

    所以这会朴娜莱她们在听了李泽晗的这个想法后,都没有要推拒的打算。

    当然,以后有机会,她们肯定也会准备李泽晗或者金泰熙喜欢的东西来进行回礼。

    “你应该也清楚我并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李泽晗带着笑意说道。

    “欧尼,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们,偶吧他家里在春节过后,可是又多了不少值得珍藏的好酒。”sunny用着诱惑的语气对着朴娜莱三人说道。

    作为李泽晗家里的常客,再加上平常为了拿东西,没少往李泽晗家里的储物室跑。

    所以sunny对李泽晗家里藏酒的情况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毕竟她自己对那些藏酒也是垂涎不已。

    平日里可是没少打那些酒的主意。

    “那奖励就这么定下来吧。”张度妍迫切的想要定下这个奖励。

    而且她们也已经因为奖励还有惩罚的事情耽搁了太长时间。

    为了避免其他人的耐心耗光,还是早点将这个问题解决比较好。

    朴娜莱她们对此也都没有意见,这烦恼了她们好一会的问题就这样解决。

    然后就剩下那惩罚的问题。

    因为刚刚的讨论已经耗掉了他们不少的耐性,所以这会她们也不想再浪费太多的时间去讨论。

    在简单的商议了一会后,这惩罚还是决定为被李泽晗弹脑崩。

    不过在力道方面,她们虽然不要求李泽晗出全力。

    但为了确实起到她们想要的惩罚的效果。

    她们要求李泽晗至少要使上五成的力道。

    虽然哪怕是李泽晗只用上五成力道,都不是她们能承受的来的情况。

    但她们都一致认为,必须做到那样的程度。才称得上是惩罚。

    因为是她们本人自己这么强烈要求,再加上sunny等人的不断劝说。

    李泽晗在稍微考虑了一会后,就决定接下这个任务。

    不过待会执行惩罚的时候,是否真的要用上五成以上的力道。

    他还需要好好的考量一下。

    在对决的奖励还有惩罚都已经定下的情况下。

    朴娜莱她们也开始进行她们所谓的热身,并开始了一场极其幼稚的心理战。

    李泽晗他们在一旁看着倒是津津有味。

    毕竟三人都是艺能感极强的人,在她们有意为之的情况下,这心理战真的是很有意思。

    就算不做修改,直接拿去演出,估计也能获得不错的评价。

    就在朴娜莱她们结束了心理战,准备正式开始对决的时候。

    朴娜莱家的门铃声再一次响起。

    朴娜莱她们这会也顾不上对决,都急忙跑到了可视对讲机前,想看看来人到底是谁。

    其中以张度妍的反应最搞怪,直接双手合十在那祈祷着一定要是单身的男性客人到来。

    朴娜莱她们虽然没有开口,但从她们脸上那期待的表情就能看出她们也是一样的想法。

    但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当她们确认了来人的身份后,都瞬间做鸟兽四散状,直接散开。

    唯独留下朴娜莱一个人前往玄关那边去准备接待刚刚到来的客人李时言。

    李时言在进了屋,跟着朴娜莱一块来到客厅的时候。

    是非常热情的跟张度妍等人打招呼。

    奈何只有李泽晗还有sunny,金申英和善的回应了他。

    张度妍等人对他都是一脸的嫌弃。

    不过这也是张度妍她们跟李时言的关系变亲近了一些才会有的表现。

    “呀,那么不欢迎我,就不要把我给叫来啊。”李时言见状,不由得带着几分委屈的说道。

    说着还做出一副转身就要离开的模样。

    “偶吧她们并不是不欢迎你,只不过比起你,她们更想要先看到其他单身的男性客人。”朴娜莱赶紧拉住他安抚的说道。

    “来的太早是我的错。”朴娜莱的这个解释可并没有起到安慰李时言的效果。

    毕竟他现在也是标准的单身贵族,也是挺渴望能受到异性的关注。

    所以这会听到朴娜莱说到她们更欢迎其他的单身客人到来这话,心里那是说不出的郁闷。

    “偶吧你还是快点过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在场除了朴娜莱之外,跟李时言最熟悉的韩惠珍对着他招了招手说道。

    “还真别说,我这会还真的是急需要吃点东西。”李时言摸了摸肚子说道。

    “那还等什么,偶吧你快点去吃点东西吧。”朴娜莱也对着他招了招手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怎么感觉你们两个今日对我特别的热情。”李时言疑惑的看着两人说道。

    “这绝对是你的错觉,我对待来了家里的客人可向来都是非常的热情。”朴娜莱义正言辞的说道。

    “上次过来,都不想让我进门的人,貌似就是娜莱你吧。”

    “明明把我邀请过来的人就是你。”

    李时言调侃的说道。

    “偶吧,你应该清楚我那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而且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会就让咱们直接翻篇吧。”

    朴娜莱摆摆手说道。

    “可是你们真的是有些可疑。”李时言还是没法将心里的怀疑给打消。

    “偶吧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疑神疑鬼的。”

    “这让我非常怀疑你单身的原因是不是这个。”

    韩惠珍故作不满的对着李时言说道。

    “可不带你这样在我的伤口上撒盐的。”李时言捂着胸口说道。

    “我只是在陈述自己的想法而已,并没有要在偶吧你伤口上撒盐的意思。”韩惠珍面色淡然的说道。

    “算了,我还是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李时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偶吧你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朴娜莱对着李时言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虽然心里对朴娜莱这无厘头的夸赞有些无语,但李时言也懒得去继续说这事。

    他心里是有股预感,继续跟朴娜莱她们讨论这事。

    最后遭罪的人,一定是他。

    “偶吧,你觉得自己的忍痛能力如何?”朴娜莱盯着李时言看了一会后冷不丁的问道。

    “我觉得我的忍痛能力非常的差,可能几岁的孩子都比我要能忍。”李时言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想都不想的就装出了一副柔弱的姿态说道。

    “这位偶吧不上当呢。”朴娜莱转过头看向张度妍等人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你刚刚开口的时候,就差在脸上刻上不怀好意几个字。”李国珠吐槽着说道。

    “确实是太明显了一点。”张度妍同感的说道。

    “我会自我检讨一下,争取下次不会出现这样明显的失误。”朴娜莱抿了抿嘴唇说道。

    “你们这到底是打算玩什么花样。”李时言眉头微皱着看着朴娜莱她们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相测试一下偶吧你的男子气概。”韩惠珍开口说道。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你这个理由吗?”李时言忍着心里强烈的吐槽欲望说道。

    “我觉得偶吧你应该相信。”朴娜莱眼神飘忽的说道。

    “这心虚的表现那么明显,我真的是没法做到相信你。”李时言咬了一口热狗,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怎么就那么薄弱呢。”朴娜莱叹了口气说道。

    “会变得那么薄弱,那都是有原因的。”

    “你该从自己身上好好找一找那个原因。”

    李时言对着朴娜莱语重心长的说道

    “偶吧你就这样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朴娜莱一副不能接受的表情看着李时言问道。

    “这显然就是你的责任。”李时言用着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也觉得是娜莱你的责任。”

    “你刚刚的表现,换成是我们,也很难给予你信任。”

    韩惠珍开口说道。

    她的话得到了张度妍等人的点头附议。

    “好吧,就当作是我的责任好了。”朴娜莱非常光棍的说道。

    “话说你刚刚问我能不能忍痛,是打算对我做什么?”李时言警惕的看着朴娜莱问道。

    “我绝对没有打算对偶吧你做什么。”

    “这一点慧珍欧尼她们都可以帮我作证。”

    朴娜莱指了指韩惠珍她们说道。

    “说句实话,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们也不怎么能让我信任。”李时言非常直白的说道。

    “也不是不能理解李时言xi你的想法。”金申英对此是完全没有感到意外。

    “所以我们这些人就是被娜莱给连累了。”韩惠珍看向朴娜莱说道。

    “怎么能是被我给连累,明明是欧尼你刚刚对我使眼色,让我找上时言偶吧。”朴娜莱一副非常委屈的表情说道。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能从她眼里带着一丝狡黠之色。

    她这完全就是在使用水鬼战术,想将韩惠珍给拉下水,让她来分散一下李时言的注意力。

    “呀!我什么时候对你使眼色了。”韩惠珍情绪激动的说道。

    “当然是在大家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朴娜莱若有其事的说道。

    “娜莱你可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韩惠珍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算欧尼你打算用武力来威逼我改口,我也是不会屈服的。”朴娜莱一副不屈的模样说道。

    “难道今晚要上演一场女子综合格斗对决?”李时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开口道。

    “错,今晚只会上演强弱不等赛,由我和欧尼一块围殴偶吧你。”朴娜莱瞥了他一眼说道。

    “那你们还是当做我不存在吧。”李时言果断的选择认怂。

    先不说能不能打的过这个问题。

    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真的跟朴娜莱她们动手。

    在不能还手的情况下去跟朴娜莱她们对上,那完全是在找虐。

    李时言向来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明智的人,自然是不会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