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二春 > 110 春衫

110 春衫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家家庭简单至极。

    林府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并不复杂。

    在陈婉之十几年的岁月里,她眼中所见,无不都是美好的一面。因而乍一听到这种亲人间相互残害之事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真的不能相信。

    李月盈看着这样的陈婉之,心中当真是生出了许多羡慕和嫉妒来。这世界上,难道真的有人生来就是享受一切福气的么?这位婉姑娘,才有资格“善良”么……

    “所以,宋公子和江南宋家的关系那是可想而知的。”李月盈隐住自己的心思,继续说道:“他啊,同慧姐姐她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呢。”

    陈婉之跟着胡乱点头。

    此刻,她心想:这样一位公子,才貌双全,又拥有家财无数,上又无父母长辈……想着想着,她的俏脸微微红了起来。

    李月盈冷眼瞧着,心中大抵明白了陈婉之起了什么样的心思,但却也并不点破。宋阶是个香饽饽,从前还是半熟的,如今得中状元,那真是香的不能再香的勃勃了。这样的人,反正不是她所能想的到的。李月盈很清醒,所以才能冷眼旁观。

    只是,自己的前路,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想想上一次母亲私下里见自己时,所生出的荒唐想法,李月盈真恨不得掰开自己母亲的脑子看一看里面都是什么!她怎么会生出那样愚蠢的想法!不过,若是从前的自己,还真说不定会以为自己的娘亲好打算……

    想想从前的自己,李月盈不由的心中苦笑。那会儿,自己是真心地蠢啊……

    她转过了头,没有再看明显陷入了某种未来里面的陈婉之,随意地看着,像是真的在欣赏这满园的春色。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人影,不由有些惊讶,于是碰了一下陈婉之,低声道:“你看,那是不是夏嬷嬷?”

    陈婉之回神,顺着李月盈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皱了一下眉,奇怪地道:“的确是夏嬷嬷。嬷嬷在那里躲着干什么呢?”

    “那边是花归院,是你母亲当年所住的院子吧?”李月盈前几个月到处打听的消息并不是完全无用,她随意地道:“或许是你母亲在里面回忆她闺阁时光呢。咱们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吧?”

    陈婉之却已经开始往那边走。一边走,她一边兴冲冲地道:“娘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做姑娘的时候……”

    李月盈不好拒绝,只好跟着她过去了。

    说实在的,她现在对于这些旁枝末节的,并不如何在意了。陈家如何,真的对她没有什么用。这些日子,她思来想去,算是想明白了,她要想得一个不错的前程,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林大夫人能够看中她,愿意为她谋划……所以,这些日子,她才变得乖巧文静,想要给林大夫人一个新的印象,将来愿意拉她一把……当然了,魏薇县主居然觉得同自己谈得来……

    李月盈心中正胡思乱想着,已经是到了夏嬷嬷跟前不远。夏嬷嬷走了过来,向两人施礼问好。

    “嬷嬷,娘亲是不是在里面?”陈婉之好奇地向春归院张望,一边就想饶过夏嬷嬷到春归院去:“恩,我还不知道这里就是娘亲原来住过的地方呢……”

    她们来到林府的时候,已经是阳春三月了。

    不说她平日里要随着林家的姑娘们学习做功课,又是住在荣禧堂里不免多在林老太太面前消磨一番,就是来到这怡园里——怡园的是花草景色可以赏,特别是今天风荷坞那一片紫藤花海特别的漂亮,哪有想到刻意来这个花房之地呢?

    而且,她的娘亲也从未提过这里,更别提说到这里看一看了。

    “娘住过的地方,一定很漂亮吧?”陈婉之继续说道:“我要好好看看,说不定,我会搬进来住呢!”

    ——她早就在荣禧堂住的有些烦了。

    只是,她走了几次,夏嬷嬷却是总有意无意地拦住了她。

    几次之后,陈婉之总算发觉了不对,不由有些不高兴:“嬷嬷,你这是怎么了?”

    夏嬷嬷道:“小姐,夫人之前交待过了,说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就连老奴也给赶出来了……小姐,不如你和李姑娘明儿再来瞧?今儿的花和明儿的景,差不了多少的。”

    陈婉之闻言嘟起嘴巴,轻轻跺了一下小脚,道:“娘来真是的……”

    她瞧着花归院,神色有些遗憾,似乎是放弃了想要立即进入其中的想法。夏嬷嬷心中稍松了一口气,又随口对陈婉之解说道:“夫人的心情,小姐现在可是不能明了的。恩,待再过几年,小姐嫁人了,再回到福州家中的香溢阁,就才能明白一些呢……”

    陈婉之被夏嬷嬷说的脸色发红,于是羞涩地跺了跺脚,终于彻底放弃了此时进入春归院的想法,转了一个弯,走向别的小路上去了。

    陈婉之本来就心思显得简单一些,又被夏嬷嬷扰乱了没有多想,但李月盈可不一样。

    夏嬷嬷是林家大姑奶奶的奶嬷嬷,若是回忆闺阁时光,为什么要将看着自己长大的奶嬷嬷排斥在外?有一个参与了过去的一切生活的亲近的人在一起回忆,难道不是更有回忆的感觉么?

    而夏嬷嬷的确厉害,表情上面并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但,她同她们说话的时候,至于用那么大的声音么?她是老嬷嬷了,一举一动,一眼一行,可都是正正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变化?

    放大声音说话,分明就是在提醒着什么。

    那自己……李月盈有心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不想想太多,但她转眼又一想:若是有林家大姑奶奶替自己说好话,那么……哪怕,自己只是去瞧一瞧,什么人都不告诉呢?多掌握一些信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了……

    想到这里,李月盈定下决心,便对陈婉之不好意思地道:“婉表妹,我突然想去方便一下……”

    “恩,你去。”陈婉之指了一下荷塘边上的一个小亭子,道:“我在那边坐一会儿就是了。”

    宋府的鼓乐声丝毫不歇,听在陈婉之耳中,又想到夏嬷嬷说起“嫁人”……陈婉之只觉得自己的脸如同有火焰正在烤烧一般,烫人的很。

    再说李月盈。

    凭着对怡园的熟悉,她从另外一条小路上绕过了夏嬷嬷,才接近了春归院的院墙,想着怎么才能不惊动那边的夏嬷嬷悄悄地进去呢,突然感觉到耳边一阵疾风袭来,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好在,她醒的也很快。

    她醒在离荷塘不远的一个假山缝隙里。李月盈脸色大变,慌忙检查一番自己的衣服,发现完好无损,才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心有余悸。

    此刻,她越发肯定,这个时候的春归院有古怪,但她却是再不敢去试探了。

    定了定心神,李月盈走出假山,找到了陈婉之,却是丝毫不敢提刚刚之事。两个人坐在亭子里,各怀心思,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

    几块点心用完,一直注意着春归院那边的李月盈眼神一闪,对陈婉之道:“婉表妹,快看,是你母亲亲出来了。”

    陈婉之转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娘亲,于是便站起来,迈着小碎步迎了上去。耳边鼓乐声声,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自己的娘亲说些什么。

    李月盈落后几步跟着陈婉之也走上前,默默行礼后,眼中余光暗暗打量着林大姑奶奶。

    这位大姑奶奶,可真是年轻美貌啊。李月盈心中感慨。尤其是今天这一身颜色鲜嫩的闺阁打扮,同陈婉之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姐妹一般……而且,虽然说不上来为什么,李月盈本能地觉得,林大姑奶奶似乎还要美丽一些……

    “娘!”陈婉之的心情有一点点急迫,她迎上自己的母亲,想要挽住母亲的手臂,又突然间留意到今日母亲的打扮,不由脱口道:“啊,娘,这不是你那件衣服呢?往**都藏起来不让我碰一下的,今儿怎么穿出来了?”

    林大姑奶奶却仿佛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恍恍惚惚的,浑然没有听到陈婉之的问话一般。

    夏嬷嬷替她答道:“夫人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件当年的衣裳,才想起到这里来走一走的。是不是,夫人?”

    林大姑奶奶只是随意地“嗯”了一声。

    陈婉之没有留意到母亲的神色,反而盯了她母亲的一身打扮瞧了一会儿,疑惑道:“不对啊……我记得,那件衣服这里有朵小黄花……”说着,她还弯腰拉起自己母亲的下裙,在约在大腿根的那个位置来回地找。

    夏嬷嬷一下子变了脸色。

    林大姑奶奶更是“啪”的一下打掉陈婉之的手,道:“你记错了。我不是说了么?这件衣服不许你碰。”

    陈婉之被这一下打的几乎懵了。她难以置信地瞧着自己的母亲,突然迅速神出右手,猛的一下子抓住林媛儿的衣裙狠狠一用力,一下子拉扯的林媛儿站立不稳,慌的夏嬷嬷连忙扶住了自己的主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