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 二试当日!(4000字)

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 二试当日!(4000字)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唧唧……唧唧……”

    “唳——!唳——!”

    “咕咕……咕咕……”

    晨光无法照耀的巨大阴影之中,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森鸟叫透过那巨大的遮天蔽日的巨树之间传扬出来,拂过这聚集在围栏前的中忍考试的考生们的耳畔。

    此时,已经是第一次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也就是第二次考试的集合日。

    所有第一次考试通过的下忍们,都已经集中在了这一片空地之上,

    而他们的面前,则是用围栏围住,修建了各个带编号的铁门的全部是由巨型原始林木生长而成的巨大原始森林。

    “总觉得,这里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而这个时候,看着前方矗立于阴影之中的巨大森林,春野樱看了看前面向上看着似乎想要看到离他们最近的那颗巨大的树木顶在哪的漩涡鸣人,又看看身后仍旧是一脸没有表情的冰冷之色的宇智波佐助,忍不住开口道。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种阴森的氛围,最是不擅长了。

    “呵呵……”

    与此同时,似乎是听到了春野樱的话语,又似乎是看到了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各种类似震惊之类的她想要的情绪,比考生们更早来到这里的御手洗红豆轻轻的笑了笑,森森的冷意自然而然的从她的笑容里幅散开来,带上了一层森冷的颜色。

    “这里被称为死亡森林,马上就可以亲身体验到了。”

    随后,她如是说着。

    当初,在这个死亡森林里面,也进行了一场令人难忘的中忍考试啊!

    虽然那个时候还小,但是,现在想起来,却还是那么的清晰啊!

    与此同时,和森冷的话语不同的是,她的内心却是满怀怀念的想到了什么,脑海之中闪过了那一场斗智斗勇的争夺战,当时可是有好多村子公认的少年天才,在那个人的手上载了跟头。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个人,那个自己一直想喊千叶哥哥,但始终没有喊出来的少年天才,也在这一场中忍考试后大放异彩,后来一路过关斩将,威震忍界。

    死亡森林吗……

    这里被冠以死亡之名,估摸着也不是浪得虚名。

    巨大的阴影和树木自然生长而成的森林的错综复杂,简直就是忍者的天堂。

    暗杀和阴谋,诡诈和凶残的温床。

    只剩下一半的目的,很轻易的就能够做到。

    死伤,是必然的了。

    而这个时候,混在人群中,依旧是保持着低调,也因为第一次考试并没有向人群展露实力的部分,所以,虽然已经有几个人在默默的关注着他,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他还是比较小透明的。

    至少,现在是不惹人瞩目的。

    此时,他也是老老实实的站在草隐的阵营里面,和其他草隐一样仰望着这巨大的阴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不是御手洗红豆、宇智波佐助、我爱罗之流不着痕迹的观察的目光的话,他就是很普通的草隐村的一员。

    当然,这些人的隐秘的目光,也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现在,在旁人看来,他就是草隐村很普通的一员,完全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

    甚至,他花白斑驳的头发这类很有辨识度的外貌因素,在这个忍者世界,也没有什么抢眼的,比他长相更引人注目的还是有的。

    有的,几乎都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比如说,那个站在春野樱身后颇远处的头戴斗笠的雨隐村的一脸阴沉的仿佛散发着蛇一样味道的家伙,就在之前引的他频频侧目。

    现在心中掠过这么一个念头的同时,他除了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周围的草隐众人,以及离自己远远的雨天龙吟和羽田杏奈之外,眼角余光的着重点,更是不离那个雨隐。

    几乎,都有一种,他内心闪过的这个想法,不是因为看到眼前超巨大的原始森林,而是因为这个雨隐而产生的一般的感觉。

    嗯?

    而这个时候,抱胸鼓着腮帮子,一脸看羽田一叶不顺眼的羽田龙彦大大的眼睛里面却是闪过了一丝疑虑,忍不住也看向了那个雨隐村的斗笠忍者。

    这次的中忍考试,有让笨蛋一叶这么在意的家伙?

    同时,他的心中,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嘿……”

    而显然,羽田龙彦的盯梢技术是远不如羽田一叶的,在他转眼的一瞬间,那个雨隐村的斗笠忍者就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忽的就以一个诡异的身不动脖子动的姿势,一百八十度的转过头来,看向了他。

    然后,露出了一抹几乎裂到耳边的阴森瘆人的笑容。

    哈!

    登时,吓的羽田龙彦整个人就是一哆嗦,几乎一声惊叫就迸了出来。

    一张小脸顿时煞白,几乎本能般的带着惊惧之色,瞬间移开了目光。

    结结实实的咽了好几口口水才平复下几乎要从喉口蹦出来的尖叫。

    反观那个斗笠雨隐,似乎也没有多在意这么一个小鬼,也就是好玩的吓一吓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见意图得逞之后,就转回了头去。

    “哼!”

    而也就在这时,在最前端的漩涡鸣人听到御手洗红豆的话语,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不服气的颜色。

    “这里被称为死亡森林,马上就可以亲身体验到了……”

    然后,他忽的就做出了女子扭捏的姿态,以一种轻佻的语气,又将御手洗红豆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说什么呢!无论怎么吓我,我都没事的!我一点都不怕!”

    而这一番作为之后,他脸色又猛地一正,指着御手洗红豆,表达着自己的无畏。

    这个笨蛋……

    而听到这一声,原本还离第七班比较近的第十班和第八班忽然就往旁边靠了一些,似乎远离了一下漩涡鸣人。

    呃……

    同时,一同远离一些的还有他第七班的队友,宇智波佐助以及春野樱,而他们的脸上,都是一种尴尬之色,仿佛,不认识这个家伙就好了。

    真是……

    好了伤疤忘了疼。

    而这个时候,羽田一叶的目光却也是被吸引了过来,嘴角,却是抽搐了一下。

    “是吗?你好有精神呢!”

    对此,当事人的御手洗红豆则是露出了一抹温和几乎都有些阳光的笑容。

    “啪!”

    然后,这笑容之后,她的右手处,一声轻响,一枚苦无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入了她的手中。

    “刷!”

    随后,就是一道疾影在漩涡鸣人的左脸颊处飞掠而过,越过雨隐和草隐几人,咄的一声,斜插入了地面之中。

    一抹鲜血,霎那从漩涡鸣人那呆滞的面庞上滑落。

    “像你这样的孩子,一般也是死的最早的!”

    尔后,完全没有杀意但是却又仿佛满含杀意的话语,温和而温柔的轻轻的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话语声中,一只手已然抚上了他完好的右脸颊。

    “像这样,喷洒出我最喜欢的鲜血……”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已然抚上了那一抹鲜血。

    刹那间,漩涡鸣人眼眸骤然惊恐的就往后看去,脊背处那一团柔软却是激的他汗毛倒竖,后背,已然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啪!”

    但是,下一秒,这一只手却是猛地往后一甩,甩动间,一枚苦无已然滑入手中,寒光一闪,已然向后斩去。

    “苦无……还给你。”

    不过,这一斩只斩了一半,却又嘎然而至,一只长长的肉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是停在了她的手臂上方,舌头上,卷着那一枚扔出去的苦无,一个带着淡淡瘆人感觉的女声,响起在了御手洗红豆的身后,制止了她的攻击。

    “特地让你捡回来,麻烦你了,谢谢你。”

    而看着舌头上的苦无,御手洗红豆保持着笑容,很客气的说道。

    只是,她手中的苦无,却是已经不着痕迹的架在了身后这个斗笠雨隐的舌下脖颈处,正是要害之地。

    “咕咚!”

    而这一刻,漩涡鸣人的双目已经瞪得溜圆,浑身僵硬的一动都不敢动,下意识的,一口口水就咽了下去。

    此时此刻,两人虽然是很客气的对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这对视之间,已然是有一种令他不寒而栗的气息迸发了出来。

    森冷而可怕。

    宛如当初波之国任务的时候,碰到的那两个在路上截杀的忍者在要杀自己的时候,迸发出来,吓得他失去了反应的气息。

    只是,比那个浓烈和可怕好几倍!

    啧!

    而这个时候,看着这一幕,顺带着看了一下周围因为考官和这个考生之间突兀的一番动作,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气而做出防御或者备战姿态的诸人,羽田一叶不满的砸了砸嘴。

    现在就弄得杀意盎然,待会儿,不是会更加血腥吗?

    而咂嘴之后,他则是轻轻的放下了按在腰后忍剑上的手,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但是,不要带着杀气站在我的身后,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而也就在这时,他放下按在剑柄上的手之际,御手洗红豆轻轻一笑,在道了一声之后,收下了那枚舌头上的苦无,如是说道。

    “抱歉,我是一看到血就兴奋到不行的那种人,而且你还割掉了我最重要的头发,一时之间,太兴奋了。”

    对此,那个斗笠雨隐轻轻后退了两步,如是说道。

    言辞之中,虽然没有针锋相对,却也是寸步不让。

    “哦?那可真是抱歉!”

    而听到这话,御手洗红豆和善的目光一路随着她转身往后走,如是说道。

    那……那个考官是怎么回事啊!

    说实话,很不妙!

    而且这个家伙也是,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对劲,有点瘆人!

    而这斗笠雨隐一路往回走,在经过春野樱的时候,一阵阵恶寒顿时爬上了春野樱的脊背,下意识的,她脑中就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就是……所谓的忍者中的人格变态者吗?

    而这个时候,在春野樱侧身前,刚才下意识的在杀意爆发的时候,往前站若有若无的将春野樱护在身后的宇智波佐助的心头,也掠过了这么一个带着些许寒意的念头。

    为什么,那个家伙的舌头能够伸这么长……

    与此同时,返过神来的漩涡鸣人,则是没心没肺的从御手洗红豆的身后探出脑袋来,心中掠过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顺带着,还伸出自己的舌头,狠狠的吐了吐,似乎在尝试自己的舌头是否也能伸这么长。

    “看来,这次考试,聚集了很多血气方刚的人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而这个时候,看着斗笠雨隐入列,御手洗红豆扫视了一眼众人,如是说着。

    啧!

    话语间,她却是暗暗的咂了咂舌,最终的目光,则是在那个白发斑驳的少年身上停留了一下。

    说实话,她这一苦无的攻击,不是针对这个斗笠雨隐的,而是针对那个少年,和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的,自己攻击漩涡鸣人的一瞬间,杀气迸发的档口,她感觉到的,是这个少年那边而来的攻击感应,甚至,脑海之中,都是一道寒光闪过,自己人头落地的景象。

    她的这一击,是要防范这个叫做羽田一叶的少年的攻击的!

    如果不是这个斗笠雨隐也迫不及待的冲过来的话。

    你才是那个最血气方刚的人吧!

    而这个时候,听到她的话语,捂着自己左脸的漩涡鸣人则是没心没肺但是正中要害的在心中吐槽道。

    至于明摆着说,即便是漩涡鸣人的粗神经,此时也是决然不敢的。

    “那么,在第二次考试开始之前,我把这个发给你们。”

    不过,接下来倒也没有什么插曲了,御手洗红豆也没有多废话,先是走回了能够引起大伙儿注意的位置,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大沓的文件,开口说道。

    “这是同意书,要参加考试的人,首先都要在这里签名,之后可能会有人死,关于这一点,为了避免一些麻烦,必须取得你们事先的同意,不然就会变成我,乃至木叶的责任了!啊哈哈……”

    对此,不等众人发问,她就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那么,开始吧!”

    随后,又是不等众人说什么,她就啪的一声,将这一大沓文件拍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示意,可以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