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二千五百五十四章 适合

第二千五百五十四章 适合

爱去小说网 www.57zw.com,最快更新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

    “千叶大人,恕我鲁莽,但问,您这次过来,只是为了这一件事情吗?”

    面对千叶的感谢,日向日足端坐着微微低头,保持着和千叶相同的礼节,并不让千叶有任何低头的感觉,就算是表达歉意和感谢,也是站在对等的礼节位置上的。

    显然,对于千叶,日向日足还是非常重视的,并且,在心中也是放在很高的位置上的。

    毕竟,眼前的青年,虽然年纪和自己相差较远,但是,论地位和能力,日向日足是自愧不如的。

    不得不说,哪怕是之间有过节,在日向日足的心目中,眼前的青年仍旧是木叶的未来,并且能够带领木叶走向更加繁荣,甚至能改变整个忍界的存在。

    而且,就从眼前的来说,这个青年只要在木叶,木叶在现在的忍界就有最硬的腰杆。

    因为,现在的忍界,已经不是从前的忍界了,宇智波信彦的存在,无疑是让忍界又产生了一个宇智波斑,完全凌驾于五大忍村之上的存在,而唯一能够和宇智波信彦抗衡的,就是眼前的这名青年。

    甚至,宇智波信彦的出世之战,正面迎战的也是眼前的青年,也是宇智波信彦的首败的来源。

    可以说,现在整个忍界都对眼前的青年又是忌惮又是依仗,谁都要依仗眼前的青年,而作为这个青年所在的木叶,自然会有不少好处。

    虽说日向日足平时足不出户,但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还是知道一些的。

    比如,和其他忍村的一些商路上的问题,其他大忍村多少还是给木叶让出了不少好处的。

    尤其是一些稀有的地产。

    虽说各大忍村暗地里勾心斗角,对木叶也小动作估计还是不少,但是,这些明面上的让步,各大忍村还是要做足的,至少,关键时刻,如果宇智波信彦真的有什么举动,还是要依仗木叶的,明面上还是要“讨好”木叶。

    而现在,对于这么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日向日足也是相当有分寸的。

    不管是否眼前的男人是不是低姿态,是不是来认错的,是不是理应这样低姿态的,这个时候,作为日向的家主,他都必须保持至少和他一样的姿态。

    这无关恩怨是否了结,是否以后还要其乐融融,这是一种政治姿态,在这种不是撕破脸的状态,多少都是要给人留颜面的,甚至有时候还要给比对方给自己的颜面更多的颜面。

    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日向一族和眼前这个男人毕竟有着不能简单解释的关系,他摆出的姿态可能会更加低。

    只是因为那层关系,他不能太谦卑罢了。

    日向一族当时已经低头了,现在,决不能再低头了,不然日向一族的尊严何在?

    不过,现在平姿态归平姿态,日向日足并不认为,这次这位木叶的未来火影放下工作专程来找他,是仅仅来释放一个“我们以后友好相处”共同为木叶做贡献的信号。

    现在,可不是可以优哉游哉的时候,再怎么说,村子都是隐性的内忧外患状态。

    如果仅仅释放信号的话,以现在他的地位,完全可以托人送一下就行,或者,现在三代火影还在,三代火影说话,有时候甚至比他亲自过来的效果还要好。

    完全是没有必要亲自过来一趟的。

    不但没有必要,甚至有点不应该。

    所以,这里面,肯定是还有其他的事情。

    “啊,的确是有事情,关于日向宁次,有些事情,想和阁下商量一下。”

    而对于日向日足的问话,千叶点了点头,相当严肃的开口道。

    看来,我之前不只是对日向日足有偏见,还太小看这日向日足了。

    同时,他的心中,则是掠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说实话,撇开偏见和刻板印象的话,日向日足是一个合格的家主。而现在,日向日足的一系列反应,则是证明了他是一个优秀的家主。

    之前,虽然他感慨日向真介死的不冤,但若是说作为家主的才能,当时的千叶认为,日向日足和日向真介是差不多的,甚至在笼络人心方面,可能还是日向真介要厉害一些。

    相比起来,日向真介是比日向日足要优秀的。

    不过,现在日向日足的这句话,和之前不卑不亢的反应,无疑,千叶此时还是要佩服一下老家主的厉害。

    原本,千叶以为日向真介当初能够笼络那么多分家不要命的叛变,几乎打破了日向一族千百年来,堪称绝对的控制力的宗分家制度,已经是表明了作为日向家主的手腕和人望了。

    事实上,当时的千叶还因为日向日足的继位,而为日向一族惋惜了一下。

    如果日向真介继位的话,日向分家的地位,可能真的会翻转,至少雪奈也不用受那份罪了。

    而且,日向真介也的确有领导才能,那次叛乱就是最好的佐证。

    日向一族交到他的手里,总比交到日向日足的手中要强。

    这是,千叶当时的真实感想。

    而且,当年老家主留下这位弟弟,硬是没有将他刻上笼中鸟,肯定也不是仅仅因为疼爱这位弟弟,应该是看中了自己弟弟的才能,那个时候,根据年龄推测,恐怕,是第二次忍界大战末期或是再前一点,日向真介展露了自己的才华,正好是战乱时期,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时期,恐怕,老家主也是考虑了自己战死沙场的情况,加上日向一族在战时的时候,会对非宗家继承人的刻印笼中鸟进行延迟的族例,他才能够没有被刻上笼中鸟。

    不然,就算是日向老家主的坚持,也不一定能够让一个非继承人保有宗家的权利。

    而在非战争时期,为什么日向真介能够继续保有宗家权利,恐怕也是老家主觉得自己的两个孩子,或者说,因为不再延迟笼中鸟之后,自己的长子并不让他满意,所以才继续延续了日向真介的权力,乃至日向雪奈的权利。

    但是,在后来,老家主应该是发现了潜藏在自己这个原本并不看好的长子的潜力。

    然后,才开始着手准备除掉日向真介,或者说,剥夺日向真介的宗家权利。

    尔后,在着手准备的时候,发现了日向真介的叛变意图。

    之后,也就顺水推舟,彻底除掉了本不该存在的另一个宗家。

    当然,也有可能是日向老家主早就察觉了自己弟弟的不轨意图,最后无奈之下,为了不让日向一族延续千年保持繁荣昌盛的宗分家模式被颠覆,造成不可预见的未来,只能选择让自己的长子继承。

    不过,以千叶对日向老家主的了解,第二个可能性应该不太成立。

    即是说,老家主应该是发现了日向日足的才能。

    而事实上,相比于日向真介,日向日足也的确是更加适合作为这个日向家主,至少,在现在这个时代,日向日足作为家主是比日向真介要合适的。

    相比于日向日足,日向真介可能手腕和人望都要更加优秀,在日向真介的治理之下,可能日向一族会比日向日足治理更加兴盛,但是,仍旧是日向日足更加合适。

    因为,相比于日向日足,日向真介,终究是有一些理想化。

    当时的情况,战争进入对峙期,无论如何,村子都是要进行元气恢复的,而这种时候,作为支撑着木叶的牌面,日向一族是不能有什么大变动的,而就算不知道日向真介要叛变,日向老家主也应该察觉出自己亲弟弟的改革的想法,这点本事,千叶相信日向老家主是有的。

    如果那个时候日向一族进行改革,无论是什么改革,都是村子不愿意看到的。

    毕竟,既然已经要进行改革了,日向一族的生态就要大变,而改革这种事情,很容易产生变故,那个时候,日向一族对村子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可能会造成村子层面上的不可挽回的局面。

    到时候,轻则村子要限制日向一族的所有举动,重则那千百年维系的信任都有可能会产生裂痕,日向一族的地位可能会直线下降。变成纯粹的制约宇智波一族的存在。

    甚至,操作不当的话,会落得宇智波一族的境遇。

    而且,不谈这种外部的问题,就内部而言,如果日向真介操作不当,日向一族也有可能元气大伤,内部离心离德,或是埋下什么祸乱的种子。

    那就真的是将日向一族推向了衰落灭亡了。

    是的,当时的日向家主之所以除掉日向真介,就是因为,当时的情况,需要一个守成持重的家主。

    不需要这个家主有多么大的建树,也不需要这个家主有什么制造奇迹的能力,而是,只需要守成持重就行了,让日向一族以最快的速度在战后稳定下来,并且站稳脚跟,在村子休养生息的时候,保证日向一族安安稳稳就行了。

    就像,当初考虑到自己会战死沙场,和对自己的子嗣有点不太满意,为了日向一族,日向老家主保留了日向真介一脉一样。

    作为一个家主,一切都要以家族的繁荣昌盛为重。

    而现在看来,日向日足不但有能力,也足够的持重老成,完全符合日向一族现在的发展的需要。

    至少,看现在的情况,日向日足也算是唯一一个,让千叶这样的人物低头的存在。

    整个忍界,可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虽说在日向日足成为家主期间,日向一族也做出过前所未有的低头的举动。

    但是,对千叶这样的人低头,其实,没有人和任何家族会职责日向一族。

    因为千叶的出现,本就是千年难得一遇,几乎是初代、二代火影在世,而向着这两位级别的火影候选人低头,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而现在,让这样一个人低头,让初代、二代火影这种级别的人物低头交好,却是足以让日向一族傲视群雄。

    那点低头的往事几乎就不是耻辱,而是荣耀。

    可能这种说法,会让人觉得有点牵强,但是,如果没有日向日足的守成持重,日向一族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的地位,又怎么可能让千叶这样手握实权,本身人望又高得离谱的未来的第五代火影亲自来低头缓和关系?

    如果日向一族的地位,有一丁点的下降,恐怕,都不会有这样的局面。

    因为日向一族保持着地位,让村子必须重视,并且新任的火影代理必须要过日向一族承认这一关,所以才有现在的局面。

    并不是说,所有能够开疆拓土的君主才是好君主,相反,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能够创造盛世或是保持盛世的君主,才是最厉害的君主。

    无疑,日向日足,也是厉害的。

    撇开个人立场,日向真介,的确是死的不冤的。

    宁次?

    而这个时候,千叶心中赞赏不已的日向日足的脸色,却是突然僵硬了下来,心中几乎一紧。

    难道说,之前三代火影答应的并不处分宁次,让我们日向家族自己解决这份矛盾的约定,千叶并不觉得应该交给日向一族内部解决?

    同时,他心中也开始狐疑了起来。

    但是……

    不!

    这也说得通,这件事情毕竟给村子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那么多人看着。

    估计整个忍界都知道了!

    如果村子不拿出什么表态来的话,确实压不住其他的忍村。

    这个时候,作为已经接手了村子在中忍考试期间的一切的火影代理,的确是不能将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日向一族处理。

    但是,他马上想到了一个合理的缘由。

    “咄!”

    然后,下一秒,回应之后的千叶,脸上立时就露出了一种不解的诧异之色。

    那枚代表了日向接受火影代理的友好信号的封印笼中鸟的封印术的卷轴,落在了两人前方的桌几之上。

    “日足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尔后,下一刻,千叶的脸上,却是露出了骇然之意,整个人都前倾而起,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倾身相扶的动作。

    “请您……无论如何……高抬贵手,让我们日向一族,解决我们惹出来的祸事!”

    而这个时候,在他的面前,那位日向一族的宗家家主,此时却是已经匍匐在地,做出了请求的礼节之中,最诚恳也是最卑微的礼节。

    土下座。